孤单单的坟墓

 企业动态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6-04 22:43
“好!”好不容易听到唱完,晨星急忙鼓掌,精灵唱的确实不错,只是……叙事的长诗,直唱到火熄灰冷,真的是好长!这是晨星唯一的感叹。至于它比吟游诗人所唱的完全度,晨星已经不在乎了。可是,突然想起唱这些,到底为了什么,晨星还未明白。“你的真正身份,就在方才诗中,听出来了吗?”看出了晨星的疑惑,风王子提醒道。“刚才的诗里?可是……我只听到一个创世传说啊。”晨星无奈的道。风王子又恢复了几分冷静,晨星把握不准他这是否醉话。“唉,朽木不可雕也!”风王子叹口气,拍拍额头,“好好想想,为什么只有你能拿动诸神之器的虚空斩?”他开始诱导晨星。“你不是也可以吗?”晨星反诘道。“我?你跟我比?要拿动虚空斩,必须拥有至少一种神力。我那是修炼了千年的羽化神力,可你小小年纪,不是从娘胎带来,何来的神力?”“对啊,可以回去问问老妈。”晨星恍然大悟。“扑通”,风王子重重摔倒在地。“你这呆鸟,我就明白告诉你吧。你身上拥有某种创世神力,虽然因此容纳不了魔法力,却可借创世神力对元素精灵的吸引,轻松的使出所有系的简易魔法。不要插嘴,暗黑系的例外,因为你身上的是光明神力。又因为你身上没有魔力,对元素精灵便失去了强制力,碍于元素精灵天性的崇尚和平,你便没有办法使出任何攻击魔法。”“原来如此!”晨星总算有些明白。“尚不止这些。只从你的一吼让外面天怒静到如此程度,我大概猜出转世为你的神是谁了……”“是吗?原来外面的是天怒,不是天劫啊?”晨星恍然道。于是,风王子一脸的惊讶:“什么啊?难道……你对体内转生的神就没有一点儿兴趣吗?”“即使知道,也没有任何用处吧,达不到天阶的话,神力怎么也不可能用得出来。”晨星耸耸肩,冷静的道。细细打量着晨星,半晌,风王子撇撇嘴:“……你还真不像人类,竟一点儿好奇心都没有。”“好了好了,还是说说天怒吧!”晨星催促着。“天怒啊,你迟早会知道的,不用着急。今天晚上气氛这么好,还是让我抓紧时间再唱一首吧。”“啊?!”晨星无奈的惨叫。“巴碧树【注一】下轻舞的微风啊!多么清新、多么飘逸,漆黑夜空流浪的冷风啊!多么迷人、多么神秘。……向往那无拘无束,梦一般的国度。然后在将来某天,可与你共舞,合着水边白鹭【注二】,翩然夜月湖【注三】,雨雪后。……”柳琴声声,凄婉动人,本来欢快的曲子,被风王子弹了个“凄凄惨惨戚戚”。“这是我做的第一首歌,也是唱给你听的第一首,你能听到吗?”一曲罢,风王子抬头向天,一脸哀容,眼泪便顺颊而下,滴落酒中。“风前辈……”晨星轻唤两声,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对方。“来,喝酒……一醉解千愁……”举坛与晨星相碰,风王子一仰而尽。“好……”“再来一杯……”“干。”……不知不觉中,晨星失去了意识。清晨,刺目的朝晖射入眼睑,将晨星从宿醉中摇醒。“好难受……”头痛欲裂,晨星强忍的坐起身,心中叹道:再好的酒也会醉人啊。“晨星,你醒了?”听到响动,卡丹儿扭过头来。旁边,可儿仍在熟睡。身上,多了一件卡丹儿的外衣,幽香阵阵,熏人欲醉。再看看卡丹儿,外衣脱下两件,一件给了自己,一件给了可儿,身上已是十分单薄,暗叹自己的粗心。虽然有些不舍,晨星还是脱下自己外套替下可儿身上那件,然后将两件都还了卡丹儿。“对了,风前辈呢?”小河里洗完了脸,晨星脑筋稍微清醒了些。“不知道……”卡丹儿摇摇头,伸手指向茅屋前方一块木牌,“毋须找我,等在屋外,很快会有结果。”大概是处于精灵的身量时写的,实在小的让人不易发现。“也就是让我们等在这里了?”晨星无奈的耸耸肩,坐到卡丹儿身边,一起瞪视茅屋。“呜……头好痛,以后再不喝酒了。”那边,可儿嘟嘟囔囔的也醒了过来。“喂,你们在干什么?”两人的样子有些古怪,可儿不由出言问道。无言的指指木牌。“噢。”可儿也陪坐起来。太阳渐渐升高,阳光慢慢暖和起来,几人坐在地上,全身暖洋洋的,都是昏昏欲睡。“很快会有结果?到底会发生什么呢?”晨星忽然开口,并不是真的想问,只是提提神。枯坐实在太无聊,三人的脑中,恐怕都是这个问题。………………“咭?”等待的心焦,正心浮气燥的时候,屋中,忽然传来这样的小小声音。“?”对视一眼,几人同样的疑惑。是风王子吗?可是声音听起来幼嫩的多,但从音色音质可以肯定,那是人或某种小动物的声音。“呜……”几人正犹豫间,屋中的声音变了,像是小孩在哭。“进去看看吗?”晨星问道。“可是……”卡丹儿指指木牌,“到底什么算是‘很快会有结果’呢?”“……”晨星当然也不知道。正犹豫间,翅膀轻挥的声音突然传来。扭头看去,一个小小身影,便从茅屋窗缝间飞出。“风……”只喊出一个字,晨星立刻发现不对。眼前的风精灵,一头火红的短发,显然不是风王子。可是,除了风王子,哪里还有另一只风精灵。晨星糊涂起来。小小的风精灵,已经发现了前方的三人,扑扇着翅膀飞过来,直扑到晨星脸上,“叭叭”的叫着,好像很高兴。“呜……”晨星的眼被她翅膀无意间扫过,顿时泪水长流。不过他已经看清,眼前的风精灵皮肤白皙,胸脯稍隆,显然是位女性。晨星脸上停一会儿,风精灵又转到了卡丹儿脸上,仍旧翅膀舞动,“叭叭”的叫。“原来不是叫爸爸,我还以为她像某些小动物一样,把第一眼看到的生物当成双亲呢。”可儿皱皱眉。“嗨,你好……”用手轻轻将她拉离脸部,卡丹儿兴奋的跟她打着招呼。“咭?”卡丹儿手中,精灵偏着小脑袋,嘟起嘴,皱起眉,像在疑惑着什么,模样如同温顺的小老鼠。“好可爱!”卡丹儿欢呼一声,将小精灵放到腮边,蹭啊蹭。没办法,女生对这样的小东西最没辙。“叭叭”小精灵好像也很喜欢这样的触摸,兴奋的扇着翅膀。纠缠了一会儿,小精灵再次飞到半空,这次是正视着可儿。偏着脑袋,口中“咻咻”作响,不知在想什么。正当可儿难得的童心未泯,伸出双手欢迎她的时候,小精灵却募然转身,“噗”的一声,像是吐吐舌头,然后飞回晨星头顶坐着,再不理会可儿。看着可儿尴尬的样子,晨星卡丹儿忍俊不禁。左右看看,小精灵也“叭叭”的乐起来。“为什么?”可儿耸耸肩,一脸的无奈。“也许三个父母对她来说多了些吧。”晨星强忍笑意。“也许……”卡丹儿赞同的点点头。“这小家伙到底从哪里来的?”一开始的新鲜感过去,晨星开始考虑这个问题。“不知道。也许……那个‘很快会有结果’就是指她吧?”可儿指了指晨星头顶。“嗯。”晨星也是同样的推测,“干脆进屋看看吧。”“晨星,你说给她取什么名字好呢?”专心致志的盯着小精灵,卡丹儿问道,跟本没听到晨星的话。“相信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你我已在不同世界。”开头的一句,就让众人悚然动容。回想昨夜风王子一些莫名其妙的话,晨星手足冰凉,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。“活了一千多年,我已经累了,虽然就精灵而言,我尚壮年,但我人类的心已经老朽不堪。不要为我伤心,这是我的选择,即使没有天怒。而且,破碎虚空,走入冥界,自古以来的自杀方式,我这也算头一个吧?”预感成真,悲伤的刺痛直顶胸口,让晨星喉咙灼热,欲言无声。虽然接触仅仅两三次,促膝长谈只有一遭,因为性格的近似,晨星早把他当作可信赖的朋友,风王子信中虽写的洒脱,晨星始究难以接受。“晨星。”卡丹儿轻轻挽住晨星的手,“伤心是没有用的,风叔叔他既然留下这封信,应该有些事要跟你说吧?”晨星手中的信纸,已被捏的不成样子。“哦,对了。”晨星醒悟过来,仔细的摊平信纸。“其实,我的心早就死了,跟着她,死在一千多年前。支撑我不死的,只是延续风精灵一族的心愿。可惜,我没有繁衍能力。……所以,不惜触犯神规,引发天怒,我用我近千年的羽化神力,重塑了这个能够繁衍的风精灵。”事情原来是这样,来龙去脉,晨星总算稍有了解。看看半空的风精灵,晨星心中五味杂陈,这……是风王子用命换来的啊!不知不觉间,晨星已经下了决心,一定要保护她周全。“咭?”小精灵一脸疑惑的左右看看,大概是觉得气氛不对,不再“叭叭”的笑了。“一千多年来,我用数万种魔法植物精华建成了她的身体,然而,我的脑中,无时无刻不是我那死去的妻子。不知不觉间,就把她做成了我脑中记忆最深刻的形象。风精灵都以风为姓,可能的话,我希望你们称她为风星。”“风星,小风星。”卡丹儿向小精灵招招手。“咭?”小精灵疑问的发声。卡丹儿继续招手。“嗯……嗯。”小精灵郑重的点头发声,也不知明没明白。“风精灵虽然幼儿期很长,有近百年,但理解事物,开始记事的时间却与人类差不多甚至更短一些,尤其是风星,当她自然醒来,应该已接近幼儿成熟期,虽不能说话,却有一定的理解力。风精灵的重生,寄于她一身,但我已经没有办法保护她,只能拜托你们了。”自杀,该是平息天怒不得已的办法吧,晨星心中忖道。“我们会的。”对着信,卡丹儿轻轻的道。与晨星稍一对视,满眼的坚定。“希望在适当的时候,你们能将她带到风精灵的故乡,风灵山的风之源。时机的选择,风灵山的地图,我写在了信的背面。到了那里,该怎样转生,她自己当能明白。”“对了,差点忘了,虚空斩还没还你。……好了,我已将风魂全数炼入虚空斩内。你的实力虽然不弱,却也无法应付真正的高手,这,就算我的临别礼物吧。”“……她已经开始呼吸了,我也差不多该走了。罗罗嗦嗦写了这么久,话总算说完了,就这样,后会无期吧。偶尔来看看我的话, 澳门新濠天地电玩网站开户就到瀑布上面吧, 澳门新濠天地网上开户平台我会从那里走……”长叹口气, 澳门新濠天地线上投注平台晨星合上了信纸, 申博太阳城开户折成几折,放入怀中。“走吧。”打破沉默,晨星率先转身离开,卡丹儿与可儿亦步亦趋的跟上。三个人,带着精灵,爬上了屋后瀑布。悬崖上方,危岩长伸,孤单单的坟墓,伫立右侧岩边,从那里,好像能俯瞰下方一切。坟墓上面,厚厚一层美丽花瓣,露水尚存,应是风王子走前所放。阔别一月的虚空斩,倒插坟前,颜色好像有些变化,淡蓝了。静静的走上前,晨星郑重的躬身下拜。卡丹儿默默的跟着照作,可儿依样画葫芦。“风前辈,你放心吧。你的愿望,我一定替你完成,即使拼了性命,我也会保护风星周全。”晨星道。“风叔叔,我会把她当孩子一样的照顾,不让她受一点委屈的。至于她的安全,有我父母的保护,你也应该放心吧。”没想到卡丹儿打得这个的主意,晨星暗暗发楞,不过,仔细想想,好像也不错。“嘿咻……嘿咻……”飞上悬崖的第一眼,风星就盯上了虚空斩。短小的双臂环抱虚空斩柄,扑扇双翅,风星努力的想拔起它。“唉。”叹口气,晨星帮了她一把。虚空斩,轻了些呢,拿在手中,感觉很明显,应该是风王子所说的风魂造成的吧。四下的“时空流岚”开始缓缓变薄变淡,趋于消失,最后关头的结界,看来是靠了虚空斩的力量。围着虚空斩不停的打转,风星的口中“叭叭”笑个不停。但不一会儿,就开始满脸的疑惑,然后“咭?”的落到刃背上。再过片刻,干脆趴倒刃背上,发出“呜……”的哭音。“怎么了?”看着风星莫名的动作,晨星疑惑不解。“也许是风魂熟悉的感觉让她想起什么了吧?”卡丹儿幽幽答道。旭日渐高,随着四周热力的升腾,“时空流岚”终于消失。外面,已是晴空一片,不知何时,天怒悄然而去。克罗斯郡倚河城内某小饭馆,晨星卡丹儿一行四人围桌而坐。因为连续近月的天怒,以那座山为中心的百里方圆,人去村空。拜祭了可儿母亲的假墓,晨星带着几人无奈的顺河而飞,当找到这个小城,日已西偏了。美女、俊男(当然,俊男指的是可儿),还有一只从未见过的精灵,这样的组合实在招摇。从踏入小城的第一步,就成为所有人的焦点。“唉!”晨星无奈的叹气。饭馆小的可怜,桌椅就放在了店外大街上。于是,绕着四人的桌子,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。指手画脚,指指点点,议论声甚嚣尘上。“你们怎么了?吃饭啊。”只有可儿不为所动,若无其事的道。“怎么吃啊!”晨星瞅可儿一眼,心中嘀咕,拿盘子转一圈,恐怕接的口水都够熬汤了。“咭?”站在盘边上,风星不安的左右瞧着,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,好像有些紧张。“别怕啊,来妈妈这里。”卡丹儿招招手。“唉!”晨星再重重叹口气。“你看他们像冒险者么?”“不太像,带着孩子呢……”“诶,你看那个小东西,好像是精灵呢……”“是啊,可是有这样小的精灵么?”“不知道。”“我记得奶奶说,她奶奶的奶奶告诉她,一千多年以前,有小鸟一般的精灵的,好像叫做风精灵。不过,听说灭绝了……”“是吗?”“真奇怪。”“你看你看,她在吃饭呢,抱着饭粒的样子好可爱!”“是啊,要是我也能有一只就好了。”“是啊……”“那个女的好漂亮,腰细细的,腿长长的,皮肤白的能掐出水,比城东的玛丽漂亮多了”“谁说的,她的胸有玛丽大吗?”“怪不得你家养了两头奶牛?”“你说什么?”“没……没什么?只不过我更欣赏这种有气质有教养的女人罢了。”“玛丽没有气质没有教养?吃完饭没钱付帐的时候,你那次不是被玛丽的气质感化,乖乖留下干活的?而且,玛丽算帐算的多快,多么有教养!”“……是……是吧,有教养,有教养……”……千奇百怪的谈话,一一传入晨星耳中。奈何,即使力量达到斗阶,也控制不了耳朵功能的开关,而且,由于感知的敏锐,乱轰轰的嘈杂传入晨星耳中,就自动变成有意义的音符。魔界千万子民的公主,当然不会怕了这种小阵势;天性淡薄的可儿,自也丝毫不惧;至于小风星,已对生平第一次的食物产生了兴趣,正逐一的消灭那一颗颗饭粒,自然无暇他顾。结果,烦恼的,只晨星一人而已。“让开让开!”正当晨星头痛之时,人群外围,突然传来强蛮的吼声,当中夹杂了几声呻吟和兵器撞击声。很快的,人群被从正中开出一条路,武装的士兵杀气腾腾闯入。“把他们都带走。”士兵的后面,胖胖的长官慢腾腾踱进来,然后将手一挥,目标竟是晨星四人。“为什么?”晨星惊讶的站起来。“逃犯也配问这问题吗?”胖长官轻蔑一笑,企业动态“别跟他们罗嗦,全部带走。”女人,小孩,和一个老鼠大小的精灵,虽然有个青年男子,但只看那把配不起刀鞘的片刀,水平也就可想而知了。而且,既然带了小孩,眼前的组合,就不可能是什么冒险者。那女人虽然气质高贵,可能出身名门,放到兵荒马乱的现在,也就没什么关系了。对自己的目光,他一向是很有自信的。“他们也是逃犯吗?”晨星指了指可儿和风星。十多岁的逃犯,虽不敢说没有,也十分罕见了;至于像风星一般的逃犯,晨星就更可以确定没有了。“还在罗嗦,给他点教训。”胖长官有些不耐烦。“你们……”晨星也有些冒火,已经可以确定不是误会了,眼前这批人,显然是那种假公济私、欺负良善的家伙。在晨星的印象里,圣国的军纪是不错的,既然遇到这样的害群之马,当然要教训一番。当下,便有两个士兵大大咧咧走出来,晃到晨星面前,一个伸手揪向头发,另一个干脆起脚蹬向小腹。“噗噗。”两声闷响,是晨星双手同时运“叠”,分别击上两个目标胃袋的声音。“还敢反抗?大家一起上,做了他没关系,留下女人和精灵就行了……”胖长官大声下令。可惜,他没看到倒下两个士兵面孔缩成一团的惨像,否则应该重新评估的吧。围观的人立时后撤,让出了供士兵挥舞兵器的空间,倒是训练有素的很。“圆!”一拳击在枪尖,旋转的力道,当即带动枪身也急速旋转起来。一声惨叫,执枪的手,如同烙铁烫过。“环!”伸臂揽住刺入的枪,只一合,枪数顿时翻了一番。呆呆的拿着手中剩柄,几个家伙再不敢动。“透。”轻轻一拳击上刀身,执刀的手,立刻虎口爆裂,血流不止。……片刻之后,一队士兵都失了锐气,或者将受伤的双手互相扣着以减少疼痛,或者拿短短的一截枪身尴尬的站着,没人敢再动手。“好啊!”周围的人群,便适时的喝起采来。“谢谢,谢谢。”晨星得意的挥着手,如同谢幕的吟游诗人。胖长官的身子,开始一点一点的向外蹭,奈何,体积太大,蹭到人群边上,就再也挤不进去。“该减肥了。”晨星好心的道。“是,是……”擦擦额头淌落的汗,胖长官点头不已。“我有个好办法,一直给你留着呢。”随手拣起把刀,晨星轻轻一拳击上。刀的质地并不好,“叠”的力道之下,登时化为粉末。对方胖胖的脸上,便是一阵抽搐。“让我用这招减减你的肥肉,如何?”双手互相揉搓,配合着骨节的“啪啪”作响,晨星缓缓逼近胖长官。“好汉饶命,好汉饶命!”为晨星的恶形恶状吓坏,胖子磕头如捣蒜,“不关我的事,真的,啊不,不是我的主意……”“哦?”晨星挑一挑眉,“继续说。”“是……是城主大人派我来的……真的,我说实话,我说得都是实话,城主……城主大人听说这里有个美女,还有一只很值钱……啊,不,不对,还有一位,一位那个……那个的精灵……”本来思绪就混乱的很,说出“只”这量词时又被晨星狠狠瞪了一眼,胖子已经语无伦次了。豢养精灵奴隶,是武国贵族的风气,稀少而高贵的精灵,是那里奴隶黑市的无价之宝。只是没想到这风气也传到圣国来了,晨星暗暗吃惊。“很值钱的精灵,我知道了,不用重复,继续说。”“所……所以,城主大人让我点了一队兵。他……他还说,女……美女留下,不……不许碰,精……精灵也……也要活的,其他……其他的人随……随便……我们处置。”结结巴巴,胖子总算把事情说完,头上大汗淋漓,胯下也尿水长流。“走吧,带我们到城主府去。”这话,却不是晨星说的。一直默不作声的卡丹儿和可儿,放下手中碗筷,异口同声的道。“呼……”放下手中饭粒,长长的吐口气,风星的肚子高高鼓起,显然是吃饱了。背倚盘子,本正满足的打嗝,听到卡丹可儿的话,也“嗯……嗯”的点着头。“可……我还没吃饭呢……”晨星可怜兮兮的嚷。“这么出风头,暗爽都饱了,还用得着吃饭么?”可儿淡淡的道。“嗯……嗯。”风星也如是说。卡丹儿微笑着,却也没替晨星说话。“喂……喂……”看着几人头也不回的离开,晨星只得无奈的跟上。“这还真不像城主府啊!”高大厚重的城墙,四五丈高,几乎是郡首府才有的规格。裹着青石堆砌的城堡,威风凛凛,好不壮观。脚下,十丈宽的护城河,自也超出标准。护城河上,吊桥高挂,门前城楼均有士兵把守。这那里是城主府,即使郡首府,恐怕也没有这样的武装程度吧。“哈哈,欢迎,欢迎自投罗网。”城墙上,忽然传来这样的声音,随后是几声鼓掌,却是人影不见。几人正奇怪,对方突然现身。“哈哈,我还奇怪怎么看不到人呢,原来被城墙挡住了。”晨星不客气的讥讽着。不过,这也是实情,站上墙头城主装束的矮子,显然没有办法正常的露出上半身。站在前面的胖子,身体便一阵哆嗦。在他认知中,晨星的话简直是揭龙逆鳞,哪能不紧张。“哼!你们也就现在还能嚣张了,弓箭队,准备。”矮子脸色一阵发青,恶狠狠的道。怒火攻心,他好像已经不在乎卡丹儿与精灵的死活了。“大人,我还在这里,救我啊。”怕被误杀,胖子急忙高喊道,可惜他忘了,对方既然守株待兔的等在这里,又哪能不知道他背叛的事。“你这种废物,留着也是浪费粮食。”矮子阴森森的道。“大人,我可是一直忠于您的啊。只是因为他们实力太强,我才示之以弱,委曲求全的将他们引到这里的啊!”胖子边喊着边向前跑,直扑进护城河里。能编出这样的谎,他脑子倒也不笨。“哼哼,你福大命大逃过一命的话,再来跟我说吧。”矮子怒极反笑,猛一挥手,发出开战的命令。这矮子……有些面熟?胖子与矮子对话当中,晨星惊讶的发觉这点,偶尔一偏头,发现卡丹儿也是同样的神色。怎么会?惊讶的对视一眼,两人都陷入疑惑。“哦~~~”不一会儿,晨星与卡丹儿同时点头,已经忆起了对方的身份。说起来,对方也算晨星与卡丹儿的介绍人呢。迷雾之林中,正是因为解救了被他和另一个佣兵汉克追杀的卡丹儿,两人才得以接触的。已经过去半年多了,也难怪让人几乎失了印象。“放箭!”正感叹世界真小的时候,对方悍然发动攻势。“风魔乱舞!”晨星发一声吼,其实也就是用念力搅乱了前方的空气,至于名字,纯粹顺口胡说的。风魔乱舞,也很贴切,前方的气流,乱成一锅粥,城墙排射的箭,一根也穿不透,全部空中转了向,四散飞去。“哎呀!”护城河中,便有一声惨叫,霰射的箭,正中胖子屁股。“扑通!扑通!……”城墙上,齐整的弓箭队弓手开始依次扑倒。这是什么阵势?晨星卡丹儿一时都愣住了。护城河中,胖子的身体飘了起来,屁股上插着箭支,一动不动,也不知是死是活。然后再看看城头唯一站着的亚德,两人猛然明白了。“是那个叫什么来着,记得很拗口的东西……射……射什么鹿?”晨星皱眉道。“罂麝迷露啦!”卡丹儿苦笑的摇摇头。“没错,就是这个名字。”拍拍脑袋,晨星幸灾乐祸的对着城头喊道,“活该,看你再偷偷的用‘罂麝迷露’,被我吹回去了吧?”“原来是你们两个小鬼。”亚德记性不错,立刻忆起了前事,“嘿,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呢。”矮子阴沉的笑起来,“左相的命令还在,这个功劳,看来是跑不掉了。”“你倒很有自信吗?”晨星笑着摇头道:“对着这一地手下,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。”“哼,你马上就知道了。”话音未落,矮子纵身一跃,整个人已如大鸟般扑下。半吊子的自然法师,这就是晨星对矮子的评价。因此,不需要卡丹儿解穴,甚至,晨星连魔法都不打算用,只是劲凝双手,准备一试“十三天诀”的威力。双腿稍弯,纳气于腹,凝“圆”于手,晨星做好了准备。虽然练会柔字决已有几天,出手也好几次,却因为对手太弱,从来没有倾尽全力。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,晨星不打算浪费,要从头练起。看到了晨星的准备动作,半空亚德的眼中,诡异的光便一闪而过。五六丈的距离,瞬间拉近。亚德直线下扑的行进路线,开始微妙的变化,就如同苍鹰的扑击,近地点处化为水平,使自己下方唯一的空门自然消失。但是,说来轻松,这种程度的动作,非强者是做不到的。“卡丹儿,你不要出手,我不会有事。”发现对方这样的实力,晨星的第一反应,竟然是阻止卡丹儿的援救。“晨星。”卡丹儿犹豫的停下脚步,担心的看着晨星。晨星的注意力,全在前方,即使刚才发话,也未回头一次。“叠!环!”圆的威力应该是不够的,接触的一霎那,晨星瞬间改变了力道,自然,亚德的三拳两脚,也就无法躲避。说时迟,那时快,瞬间的碰撞,一眨眼之后,两人已各自向后飞出。亚德的左肩,为晨星加入了环的敛束效果之后那高度集中的叠击中,立时粉碎,血肉飞溅,应该是失去了战斗力。但晨星也好不到哪儿去,结结实实吃了强者力量的三拳两脚,五脏六腑就如翻江倒海般难受。“咳咳!”的勉强站起,喉咙便开始痒痒的,一会儿,血腥的味道充满口腔。“晨星,你没事吧?”焦急的来到晨星身边,卡丹儿的眼中,已经蓄满泪花。“我……”晨星尚未开口说话,已被可儿冷冷打断。“不会有事的,刚才这种互相错开的发力,就如同两个人合作的推开对方,受重伤的机会可说没有。”可儿冷静的道。“可是……”卡丹儿担心的看着晨星皮开肉绽的伤处,不敢确定。“咭?”小风星不明白的绕着圈,待看见晨星身上伤处,好奇的靠过去,“叭叭”一顿忽扇。“喂,喂,痛啊!”晨星苦笑的提醒风星。“咭?”小风星疑惑的抬起头。“咦?”晨星也发觉不对了,被小风星接触过的伤口,已经完全愈合,连疤也未留下。“谢谢你……”捧着小风星,卡丹儿喜极而泣。“怎么会这样?”晨星惊讶的道。“几万种药物精华所筑,有这种结果也很正常吧!”可儿道。“也对。”晨星卡丹儿赞同的点点头。“嗯……嗯。”风星跟着点头。“喂,你们的遗言交代完了吗?”身后,亚德冷森的声音传来,没有一丝中气不足的感觉。惊讶的回头一看,几人都是吃了一惊。亚德受伤肩头露出的血肉,缓缓蠕动着,就如同厕所的蛆虫。但当蛆虫爬回了原来的位置,伤口,也就慢慢痊愈了。过程虽然缓慢,但亚德的伤势,明显的好转起来。这种招式……哪里见过得吗?怎么总觉有些印象,晨星皱起眉头。当然会想不起来,第一次见到这招,他正半昏迷着。“誾魔重生术?”卡丹儿已轻声惊呼起来,疑惑的询问亚德道,“你是人族,怎么可能使得出这一招?”“因为……你们的神抛弃你们了啊……哈哈。”不知想起了什么,亚德忽然仰天长笑。“莫名其妙!”晨星不满的嘀咕一句,正欲再次纵身而上,却被卡丹儿一把拦住。“晨星,我替你解开那个吧……”卡丹儿犹豫的伸出手指。“你在担心什么?从一开始,我就不存在输的理由啊,即使他是强者。”附在卡丹儿耳边,晨星小声的说着。卡丹儿露出思索的表情……“你以为你还有胜算么?”好整以暇的躲开晨星的再度攻击,亚德自得的道,“虽然你新学的古怪功法可以令我伤口痊愈稍慢,可是,小子,我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,你以为你还会像上次一样幸运么?我会告诉你强者与普通人的差别的。”“对了,说起来,你上次还真是幸运呢?竟然就那么丢下同伴逃跑了,你真以为这次还会有那样的好运么?”原话奉还,晨星嘴上一点也不吃亏,然而,手头的形式就不甚乐观。虽然亚德的“强者感知”没达到强者应有的灵敏度,但能吸收天地之气这一点已是足够。每击均出尽全力,却没有丝毫疲累之色,晨星应付的越来越困难。“哼,怎样?垂死挣扎的滋味如何……”猛烈下劈之后,亚德冷哼一声,猫戏老鼠似的问道。“还……还不错,一会儿……你也试试……吧。”晨星已经没有将一句话完整说出的空隙,只是狼狈躲避着。卡丹儿皱眉看着,脸上的焦急之色却渐渐隐去,一副若有所得的样子。“哦?那这样如何……慈悲的大地母神啊,弱小的子民向您恳求,将眼前的一方土地,化为吞噬邪恶的沼泽吧!”自然的地系魔法,方圆十数丈内,一片水泽。“哎呀呀,这样的话你也能说得出来,还真是……厚脸皮啊!”晨星佩服的咂咂嘴,“不过,这法术用的还真是恰到好处,你还能在沼泽上行动自如,我就只能慢慢陷进去。还是……该说你个子长得正好呢?”身子慢慢的下沉着,嘴上却更加犀利。恶言如刀,直听的观战的几人都眉头发紧。以后……还是少惹这家伙为妙,可儿心中暗警惕。“你……”亚德额头青筋暴涨,一语中的,让他立刻失去了耐性。“你去死吧。”愤怒的一声吼,带着异常的颤音,亚德的身体急速抖动起来。“哎呀,总算找到机会。”异变当中,便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。当反应过来,停止变化,自己的后颈,已在晨星掌中。“你……”亚德一脸不信。“我怎么了?”晨星得意的笑。“你竟然会魔法。”亚德咬牙道。用飞行术拔出双腿,再快速的贴地移动,如果不是这样,他应该有足够时间准备。“哈,我说过自己不会么?”晨星颇感好笑,“对了,怎么处理你呢?本来只想教训城主一顿的,没想到却遇上你,卡丹儿,你说呢?”始终摆出一副试炼的样子,却忽然使出这样的突袭,晨星的举动,把卡丹儿搞糊涂了,当下只能默不作声。“你不用威胁我,想问什么就直说。”亚德冷冷的道。“聪明。你怎么做上城主,在这里胡作非为的?”“你都曾是子爵,我为什么不能做城主?再说,我胡作非为什么?捉逃犯难道也是胡作非为?”亚德若无其事的道。晨星稍稍有些意外:“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,还……”没等晨星说完,亚德更加意外的看了他一眼,猛的哈哈大笑:“你的身份?哈哈,你的身份?……这两天你都在深山里呆着吗?”晨星渐渐有了不好的预感。“到底发生什么事?”掐在亚德颈后的手紧了一紧。“也没什么,夜空晴死了而已。”亚德耸耸肩道。【注一】:巴碧树,风灵山特产,可随声而舞,为风精灵所喜。【注二】:白鹭,即银丝白鹭,风灵山特产。因本身体形太小,长途飞行的话,便须银丝白鹭作代步工具。【注三】:夜月湖,风灵山山脚的湖。发源于山顶风之源,穿越山腰五大家族,聚于山脚树林边。

  证券时报

,,ag捕鱼游戏投注平台